鹿鼎記趣之雙兒篇 [4/4] – 爱欲小说修正版

韋小寶用手抹了一下小屄,滿手盡濕,乘著淫水滑膩,腰肢徐徐一挺,龜頭撐開屄眼,滋一聲
闖了進去。

雙兒悶哼一聲,感到下面已含住一顆大物,脹得嚇人。韋小寶也樂不可支,雙兒的緊窄,當真
非同小可,把個龜子箍得密不透風,牢牢被她咬住,直是半步難行。心想,建寧公主的小屄,
也算得相當狹窄,但和雙兒一比,卻又比了下去雙兒不同那個淫公主,在韋小寶心中,對雙兒
確實愛到極點,生怕自己會弄痛她,便問道:「好老婆,感覺痛嗎?」

只見雙兒輕輕搖頭,低聲道:「現在還不痛,但脹得厲害。」
韋小寶心中一寬,暗道:「若非老婆水多,恐怕也不易進去!」慢慢挺動臀部,把肉棒挨將進
去,又進了寸餘,見雙兒並無什麼痛楚,膽子一粗,向她道:「好老婆,長痛不如短痛,就讓
我一口氣全插進去,痛過這一回,就會不痛了。

雙兒心裡雖驚,但韋小寶的話並無道理,況且到了這地步,已再無法回頭,略一猶豫,便「嗯」
了一聲,表示同意。 

韋小亚洲视频在线朴妮唛寶架開馬步,先將龜頭在門口抽插數下,待得滑膩順暢,才用力望裡一插,整根大肉棒,
登時齊根直沒,抵住了花蕊。雙兒給他狠命一插,痛得淚水狂湧,雙手緊緊捉住韋小寶,叫道
:「好痛……好痛……不要動……」

韋小寶那敢妄動,忙俯下身軀,吻住她道:「弄痛了雙兒,心痛死了。」

雙兒用力抱住他,淚眼汪汪道:「相公……都是雙兒不好,半點痛也忍不住!」

韋小寶看見她那可憐兮兮的模樣,知她實在痛得厲害,只是嘴裡不說,心裡感動,伸手握住她
一隻美乳,輕搓慢揉,又輕輕捻弄她乳頭,希望能挑起她的欲火,藉此減輕她的痛楚。

不用多久,雙兒果然低聲呻吟,腰肢難耐地微微擺動,還輕輕拉住他另一隻手,引領到另一邊
乳房。韋小寶心中一喜,眼睛緊盯住她,一面把玩奶子,一面開始徐徐抽提。 雙兒疼痛漸緩,
只覺一根大陽具在屄裡出入磨蹭,龜頭刮住肉壁,微痛中夾著陣陣舒服,便低聲向韋小寶道:
「相公……可以動快些嗎?」

韋小寶一笑,把陽具抽到屄口,又緩緩深進,一連數十下,問道:「好老婆還痛麼?」

雙兒搖了搖頭,一對美目情意綿綿的盯住他,輕聲道:「再快一點好嗎.
韋小寶馬上加快速度,一條大棍飛快的出出入入,雙兒美得啊啊連聲,挺高美臀迎湊上去。韋
小寶見她得趣,便再加把勁,一連百來下,肏得雙兒甘美無限,摟住韋小寶嚶聲呻吟。
韋小寶坐起身來,提起她雙腿,一邊抽插,一邊望住肉棒在小屄出沒,豈知桶得幾十下,龜頭
竟被層層軟肉咬住,一收一放,再望向雙兒,見她全身一陣痙攣,接著大股淫水直澆向龜頭。
韋小寶知她又再射水,用力抽出肉棒,果然一條水柱直噴而出,射得他滿肚滿腹,不由哈哈笑
道:「老婆果然厲害,要射死老公

雙兒大羞,掩住眼睛道:「相公不要笑人嘛!」

韋小寶見她可愛,將龜頭望准小屄眼一塞,滋一聲又插了進去。

雙兒被龜頭刮得美快,立時爽得眼睛一翻,心想:「沒想做這種事會如此美妙,要是天天能和
相公插屄兒,雙兒可樂透了!缠缠绵绵的意思」隨著韋小寶連番狠插,快感一浪接住一浪,雙兒咬緊牙關死忍
,盡量不想發出呻吟聲,豈料韋小寶越插越起勁,雙兒實在抵受不住,不自覺又「嚶嚶嚶」的
叫起來,晃動著腰肢,拋臀送屄。

韋小寶下身疾送,口裡大叫爽快,又見雙兒兩隻美乳晃上晃落,誘人之極,忙伸出雙手,一手
一隻,搓麵團般玩著。

雙兒再也受不住這份衝擊,幾個哆嗦又丟一回。

這關頭韋小寶也到時候,抽得幾下,便大叫一聲:「好老婆,老公也要射給你!」才說得半句
,馬眼一開,熱精狂射而出,連射數發方止。

雙兒感到熱精直射進花蕊,燙得受用非常。韋小寶射精完畢,但巨棒一時還沒軟下來,他貪圖
雙兒美貌,美屄緊窄,不捨就此拔出,又再用力肏弄。插得一會,雙兒又啊啊幾聲,射出精來。

韋小寶直插到肉棒發軟,才依依不捨抽離小屄,趴在雙兒身上。

雙兒緊緊抱住他,不住價喘著大氣。不知過了多久,韋小寶才回過氣來,吻了一下雙兒,問道
:「雙兒老婆快樂嗎?」

雙兒朝他微微一笑,輕聲道:「相公你呢?」

韋小寶笑道:「大妙,大妙,和好雙兒干屄,比誰人都強,和那個淫公主一比,簡直天同地比。」

雙兒一聽,呆了一呆,問道:「相公和建寧公主……」

韋小寶聽了一驚,自知走了嘴,但他也不想隱瞞雙兒,便道:「雙兒生氣?

雙兒一笑,搖頭說道:「雙兒是相公的丫頭,只要相公喜歡的人,雙兒都喜

韋小寶大叫起來:「都是我老婆雙兒好,誰也比不上我的好雙兒!」

雙兒溫柔地藏入他懷中,柔聲道:「相公明天要去少林寺,早點睡好不好?

韋小寶點了點頭,道:「我今晚要抱抱雙兒睡,要不,我寧可坐天光。」

雙兒笑了一笑,接著點下頭。韋小寶大喜,摟住雙兒狂吻狂親,二人貼身迭股,抱作一團,不
覺間便沉沉睡去。

隔日一大清早,雙兒先醒轉過來,見韋小寶仍抱住自己,兀自未醒,想起昨日和他玩的天翻地
覆的情景,不由臉上一紅。 雙兒害怕弄醒他,輕輕移動一下身子,打算下榻,不意間手指
碰著一物,把眼望去,竟是那條楊州肉棍,只見它軟綿綿的垂在一旁,龜頭橫擺,甚是可愛。

雙兒昨日只乍眼一瞥,實沒有認真看清楚,現見它正放在眼前,不禁心癢癢的,想要看個清楚
,但又怕韋小寶醒轉過來,看見自己這醜行,回頭一看韋小寶,見他睡得正熟,心裡一寬,便
戰戰惶惶伸出小手,往肉棍兒探去,指尖才一碰著,又是一驚,連忙縮手,又看看韋小寶,見
依然睡著。

雙兒深吸一口氣,終於把肉棍兒提在手中,只覺手上之物沉甸甸,軟軟的,異常有趣,禁不住
輕輕握了一下,又見龜頭上有個小孔兒,便想:「原來相公的精子是從這孔兒射出來!但不知
相公小便是否也在這裡?」

雙兒用指尖點了一下馬眼,只覺十分有趣,又將肉棒提在手上,發覺棒下有著一團物事,皮皺
飽滿,一時不知是何物,用另一隻手摸去,軟軟的相當好玩。
就在雙兒全神貫注之際,手上的肉棒竟跳了一跳,變硬起來!她心下一驚,回頭一望,只見韋
小寶正笑吟吟的望住自己。這一驚嚇,當真非同小可,「啊」的一聲,連忙放開陽具,直羞得
雙手掩面

韋小寶笑道:「好雙兒怎能放手,繼續玩啊!」

雙兒羞道:「羞死人了……」便想跳下床去,卻被韋小寶一把捉住,將她拉到身來。雙兒反應不
及,整個人趴在他身上,叫道:「相公……放開雙兒,我去給你準備洗臉水。」

韋小寶道:「不忙這個,老公要先親親好老婆。」便在她臉上親了一口。

雙兒大窘,想要撐起身,韋小寶當然不依,擁住她一輪狂吻,吻得雙兒呵呵喘氣。

韋小寶道:「雙兒剛才弄得老公好舒服!你看,又硬起來了!」

雙兒更是羞窘難當,把頭埋在他頸側,不依道:「相公不要再笑人嘛……」
韋小寶又道:「一早起床,口乾舌燥,好想喝一口奶。」

雙兒聽見,正中下懷,可以藉此離開他的糾纏,忙道:「我去叫店小二拿來,相公要牛奶還是
羊奶?」

韋小寶搖了搖頭,道:「我要人奶,要好老婆的奶奶!」

雙兒一呆,道:「人家……人家何來有奶?」

韋小寶道:「你有兩隻奶子,自然有奶,快給我吃,我要吃奶奶……」

雙兒登時明白過來,臉上紅得火燒一般,佯嗔道:「人家不要!」

韋小寶那肯放過她,懇求道:「親親好雙兒,就這麼一口,你就行行好,來嘛!」

雙兒素來心軟,心想:「咱倆夫妻都做了,其實也不爭這個,而且又只是一口,便可以離開他
,免得他又俏皮癡纏,便道:「只是一口?」

韋小寶用力點頭,笑道:「但雙兒要用手捧住奶子,送到我嘴裡。」

雙兒聽見,叫道:「相公好壞……我不依……」

韋小寶嘻嘻一笑:「有什麼害羞的,我又不是第一次吃老婆的奶子,快點… 」

雙兒無奈,只得羞答答的撐高身子,把乳房移到他嘴上,再用手輕輕托高乳房,把個乳頭送到
他口中。 韋小寶張口便吸入嘴去,吃得習習聲響。雙兒身子一顫,快感立時從乳房傳遍週身
,禁不住「咿咿」的呻吟起來。韋小寶用力吸吮,又用舌尖挑弄乳頭,不時用牙齒輕咬,直把
雙兒弄得渾身發軟,險些無力支起身軀,喘聲道:「相公騙人,你說一口的,但你……」

韋小寶含住美乳,口齒不清道:「未放口還是一口,這一口起馬要吃半天。

雙兒不知哭好還是笑好,但被他含住奶子的滋味,確是相當舒服。忽然,韋小寶的手探到她胯
處,揉了記下,便把指頭塞入屄中。雙兒「啊」的叫起來,但又捨不得這股快感,腿兒竟自動
張開,腰肢一挺一挺的往前送,好迎湊他手指的插。

才不多久,雙兒悶叫一聲,淫水疾射了出來,全澆在韋小寶的身上。

雙兒喘著大氣,道:「相……公……雙兒受不住了,好想……好想……」

韋小寶終於張開口,吐出乳頭,笑問道:「好想什麼?」

雙兒手上一軟,倒在他身上,抱住韋小寶道:「雙兒想要那……那個……相公再要雙兒一次好不好!」

韋小寶大聲叫好,雙手捧住她俏臉,親了一口,說道:「好老婆親親,你握住我條肉棍兒,自
己送進去。」

雙兒臉上一紅,雖覺難為情,但敵不過體內的騷動,只得反過手來,把陽具握住,將龜頭引到
洞口,輕聲道:「相公可以了……」

韋小寶提臀往上一挺,一顆巨龜直沒了進去,立時給一團暖肉包裹住,叫道:「雙兒的小屄好
美,爽死老公喔……」

雙兒咬緊下唇,用力往下一坐,不由舒服得叫了起來:「好舒服……」

韋小寶道:「把屁股抬高少許,老公要用力插,這樣才過癮!」

雙兒點了點頭,依言照做。韋小寶扶住她纖腰,使勁往上狂搗,一口氣便插了百來下,幹得雙
兒「啊啊」亂叫,淫水噴完一輪又一輪,最後抵受不住這狂烈的快感,伏在韋小寶身上求饒:
「雙兒不行了,讓我回一回氣……」

韋小寶停了下來,雙手擁抱住她,一隻手在她裸背上輕輕撫摸,說道:「和好老婆雙兒辦事真
舒服,比那騷貨強多了!」

雙兒聽見,抬起頭來,問道:「什麼騷……騷貨,是建寧公主嗎?」

韋小寶道:「不是她還有誰,莫看她是金枝玉葉,小皇帝的妹子,但骨子裡卻又淫又騷。」

自古以來,女人總喜歡和其它女人比較,至今不變。雙兒身為韋小寶的女人,自然對他其餘的
女人感興趣,便問道:「相公和公主也常常做……做這個……

韋小寶見問,便將如何和公主搭上,如何給她纏個不休,一一向雙兄說了。
雙兒聽後,道:「瞧來相公也很喜歡公主,要不然也不會日日到她處。」

韋小寶道:「我的好雙兒吃醋了。」

雙兒搖頭道:「不是的,只是你一說到公主如何淫蕩,就眉飛色舞,原來相公是喜歡淫蕩的
女子……」

韋小寶忙道:「那又不然,就是我的好雙兒,已經比那騷貨好得多了。」

雙兒道:「我有什麼好,雙見只會服侍相公,其它什麼也不懂,單說做……做這種事,公主就比
雙兒好多了,曉得如何討相公開心。」
韋小寶道:「怎會呢,我就是喜歡雙兒乖乖的模樣,那個騷貨怎能和你比。

雙兒默然片刻,想了一會心事,才道:「相公,公主她……她做這件事真的 

韋小寶點了點頭,道:「何只淫蕩,簡直是騷勁,又含又吹,樣樣皆能。」

雙兒皺著眉頭,問道:「什麼是又含又吹?」

韋小寶笑道:「就是用口含住這個!」說著一挺腰桿,用力插了一下。

雙兒被他一插,輕叫一聲,略為一想,便知是指什麼,不禁呆住,問道:「公主含……含相公的……」

韋小寶道:「好老婆想不想試下?」

雙兒連忙搖頭,驚道:「雙兒才不要,那東西怎能含入口中……」

韋小寶笑道:「為什麼含不得,我也不是舔你下面的小屄兒,這不是一樣。

雙兒一想,便答不上來,心想:「瞧來相公很喜歡給人含那裡……」

韋小寶抱住她一個翻身,把雙兒壓在身下,說道:「雙兒也休息夠了,咱們繼續做夫妻去。」
說完晃動腰臀,巨棒再次一出一入插將起來。插得幾十下,雙兒立即快活起來,猛將下身往前
送,口裡咿咿喔喔的叫個不又抽插了百回,雙兒又噴了一床淫水。韋小寶殺得與起,揪住雙兒
一對乳房,狂搓狠猱,下身用力奮刺,終於腰眼一麻,一大股濃精疾射而出,叫道:「用夾住
我條肉棍,老公還要射……」
雙兒不明其意,只得任他把精液射進子宮去。韋小寶發洩完畢,爽得軟在雙 上,二人抱作一團
,呼呼喘氣。待得回過氣來,想起時間已經不早,向雙兒道:「好老婆雙兒,咱們一起去少林
寺!」
雙兒道:「聽說少林寺不讓女眷進入,我又怎能和相公去!」
韋小寶道:「這個我自有分數,況且我又怎捨得我的親親老婆!」說著摟住雙兒,在她臉上親
了幾口。
雙兒嘻的一聲,笑道:「相公才弄完,又不正經了!」

韋小寶笑嘻嘻放開相兒,笑道:「大功告成,起程!」

二人洗漱完畢,雙兒匆匆收拾好包服,提在背上,二人待要出門,韋小寶突然道:「不!還有
一件緊要事情。」

雙兒問道:「還有什麼事?」

韋小寶道:「這件事十分重要,非做不可!」說完打開房門,叫店小二去取筆墨石硯來。雙兒
知道韋小寶目不識寸,斗大個字,識不上三個,不由心中奇怪,怔怔望住他。

沒過多久,店小二取來筆硯,放在桌面上。

韋小寶取出二兩銀字,交給店小二,道:「這是房錢,有多作賞錢。」店小二登時哈腰作揖,
連聲多謝。

待得店小二離去,韋小寶走向床榻,取出匕首,在床單「刷刷」劃了幾下,割下一塊一尺見方
的布片,交給雙兒道:「好老婆,在上面寫個『雙兒』兩個字

雙兒大奇,望向那瑰布片,見上面紅紅白白的沾著一些污點,略一細想,立時臉紅耳赤,呆著
眼睛道:「相公……這……這是……」

韋小寶哈哈大笑:「正是好老婆的處女紅,若不收為紀念,那對得住我的親親雙兒。快,快,
在上面寫個名字。」

雙兒確實沒他辦法,只得紅著臉提起筆,才一寫完,韋小寶夾手拿起,在布片上親了一口,袋
入懷中,說道:「好老婆雙兒,走吧!」

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Comment

Name

Email

Website

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、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,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