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性爱小说  »  李家人的快樂 [2/3]

李家人的快樂 [2/3]
陳麗看著李家的男人,吃吃笑笑的道:你們沒有辦法為什麼不來請教我呢?

李家的男人的男人眼一亮,忙圍繞陳麗問道:有什麼好方法。

陳麗嬌嬈的笑道:老大老二和老三都還沒有洩身出貨,可以把食物塞在我的口內,把椅子放平墊高,用他們的陽具把食物塞過喉嚨,小寶貝們都有6吋多,應該沒有困難,通過深喉來把食物送入食道,這是方法之一。

方法之二把我的頭抬高,把食物倒在我的口內用軟一些棒形狀的東西都可以,就象垃圾筒滿了,拼命的壓然後用棍棒抽送壓入也成,說罷舔了舔誘惑的紅唇,目光如絲看著李家男人。貞操帶的圍邊又開始流出淫液,乳頭變得更紅更硬更大,把乳夾輕輕的撐開!

李嘉白哈哈的大笑,看你媽多聰明可愛,用第一個方法的舉手,衹有老三舉手,用第二個方法的請舉手,李家的男人全體舉手,李嘉白嘻嘻的對陳麗說,我們全部一致通過用第二個方法。

陳麗有點害羞紅著臉道:用第二個方法有一些問題啊!李家的男人又圍了上來,老二和老三一人一手的渣握著陳麗的乳房,老二卻背後輕輕撫摸陳麗的嫩滑的臉,聽著陳麗輕聲說話,用情人般語調說,一定要夠粗暴,下手要狠不能心軟,像填鴨一樣,拼命的催谷才成!

李家的男人互相的看了一眼,這個填鴨式喂食方法,接受者的受苦程度,想想就知,誰人沒有被食物塞食道的痛楚,但陳麗還要粗暴不停的塞,心道緣來大家都玩得很保守,感情你媽的還沒有滿意,互相點了點頭就各自找東西!

陳麗象個初戀的女孩,紅著臉低頭搖晃身體的在等待就到的待遇。

老大第一個回來,用布包裹著拿來的東西,陳麗心跳加速的看著老大的陽具高高的站立起來,老大以經把衣衫長褲脫掉,年青壯健的身體,散發出陣陣光輝,陳麗小聲的對老大說:我還沒有準備好,千萬不能越過底線啊!

老大深情款款的低頭吻著陳麗,小聲說道:親愛的媽媽我們都知道,不會強來的,陳麗聽後放軟了身體,高聲說道:我可愛的兒子們聽好你們出生的地方,我還沒想好,不過今天開始媽媽除了小穴,其他的你們想到的都能夠用。

陳麗聽著遠處兒子的歡呼聲,要知陳麗常用的手和口,現在起碼多了一個肛門的屁眼,佢離終點低有一線之隔,低要有恆心,鐵住磿成針我督,需然陳麗的美麗溫暖陰戶,用手摸過粉紅陰唇,手指挖過G點,尾指插過尿道,用東西擴張看過怕羞藏起子宮?用銀棒輕插過子宮,用嘴巴吻過舌頭舔過,喝過微鹹的淫液和馨香般的高潮白液!但沒用陽具插過,三兄弟都感覺萬分的為撼,比死老豆難過,

有陳麗在老豆重要嗎?我們隨時開鑊炒老豆?老豆加豆腐,煮豆燃豆幾,豆在父中泣,本是我根生,相煎何太急的時代板?七步成屍?

陳麗有些害羞笑容滿面的道:你們可要好好出力的報答我啊!

老大歡笑的道:一定一定,拿出一條黑布把陳麗的眼睛封往,再用繩索把陳麗小腿縛在椅子上,再用繩索把大腿連椅底縛起來,張小腹和椅背縛起,此時的陳麗跟椅子是連在一起的,心臟伏伏跳動等待,聽著步履由遠到近!

知道男人們都回來了,看不見東西的陳麗輕輕呼喚來吧,男人們互相看了一眼,心道看來今天要升級了!

三兄弟看著李嘉白,做父親的明白是要自已先出手,打了一個手勢,連手把桌移開,站在陳麗的面前,一個巴掌拍的一聲打得陳麗半邊臉現出五個紅紅指印,三胞胎呆了一呆,想著是不是要拉住李嘉白的時候!

陳麗開心的高呼,好!打得好是男人再大力點,李嘉白開心的左右開弓,一巴巴的打下去,手累了停下來看看陳麗臉頰紅踵,鼻勾都飛了出去!一絲絲鼻血流出,但陳麗還開心的叫喊,來啊!來啊!粗暴些再粗暴些!

李嘉白一個則踢在陳麗的小腹部,把陳麗連人帶椅的飛出去!李嘉白微微輕喘氣,心道:歲月不繞人,體力開始有點衰退了!三兄弟都伸伸了舌頭,現在才知道,原來父母的SM度數如此的高。

三人連忙的跑過去扶起陳麗的椅子,白三扯起陳麗的頭髮,把陳麗連人戴椅的拉起來,陳麗輕喘吸著氣喃喃的道:可以的我還可以的,三兄弟互望一眼鬆一鬆膊,老大問誰先來!

老三道:我最沒膽 ,還是我先來吧!一個家庭的小秘密,就是三兄弟都一個模樣,誰先誰後也沒人記得,陳麗便以誰最最重手的排行,排行在這十年中換過幾次,三胞胎無所謂的大家同學同造,低有興趣有點不同,名字對他們來說可有可無,低有陳麗享受虐待的時候,才能夠分別他們,母親對愛子分辦,常人沒法的理解!

估計其中的一個結婚,另外的兩人論著上,女人還真的不知道被論奸?還說老公好乜厲害,雄風不斷的一夜多次狼到天光叫救命呢!

白三說完:一手拉住陳麗的頭髮,連人戴椅的拉到桌邊,練開陳麗的嘴巴,拿起一個大的巨型漏斗抬高陳麗的頭,慢慢的插入陳麗口,把陳麗的嘴巴張開到極限,直入喉嚨頭,用兩條彈繩勾穿過陳麗腋下扣在漏斗的邊緣上,看著陳麗喉嚨漏斗中的輕輕震動肌肉色彩!

輕輕的撫摸陳麗頸喉道:媽媽身體好多地方都好美麗,陳麗極辛苦的呼呼吸氣,又很高興三兒的開放,要不是嘴巴被封,陳麗開心得高興得大加贊賞,老三輕吻了陳麗喉嚨一下,把桌上先前切開的牛扒,倒入巨型漏斗中,用一條軟軟的膠管,不停的抽插入,在最深的時放手,拿桌的臘祝,自陳麗的喉嚨滴下!

等陳麗的內臟頂出膠棍,才放下臘祝加菜的倒進再通,一手通進食物時一手輕揉陳麗小腹,還真的象填鴨般,時不時膠棍插入兩三尺,算一算都已經過了胃部,直入腸子裡,倒進香檳紅酒,

陳麗極辛苦的吸氣,又很高興三兒子的開放,胃部傳來新奇古怪的抽插感覺,不是嘴巴被封,陳麗開心得直高叫,老三跟隨拿起一樽辣椒油,全部倒進去,加上幾個生雞蛋,再放兩個合桃蛋榚,笑笑的拍著手,媽媽應該食飽了,解開彈繩勾拿開漏斗,解開濛眼黑布,笑笑的看著陳麗!

陳麗的嘴巴一回覆自由,不停的干嘔輕咳!這又是的,食物都到了腸子,又能嘔出什麼,陳麗飄了老三一眼笑問道:小鬼頭,為什麼我的腸臟好熱,感覺古古怪怪的!

老三笑嘻嘻的道:因為媽媽舌頭怕辣,所以我把整支辣椒油都倒進去,我看媽媽根本不怕辣!

陳麗笑說:死小鬼還可以,以後要賣多幾支,試試灌入其它的地方試試,說畢伸出舌頭舔了舔紅唇,算你可以畢業了!看老大老二表現,說不定這星期要重新的排名了?

老三彎腰行禮笑說:多謝美人媽媽的獎賞教導!

陳麗吃吃笑道:死小鬼頭,陳麗轉頭溫柔的看著老大老二,怎麼啦沒有信心挑戰了?

老大老二手繞著頭抓了抓,老大的靈光一閃有了,轉過頭跟李嘉白唚唚細語,看見父親點頭,知道可行後,在布包裹拿出一條長繩,撒掉上主樑上穿過樑柱上,一頭打了一個絞頸結!

陳麗眼光一亮,已知道快來的是絞首!-開心的點點頭道:好啊!大小鬼想要老娘的命了!

老大笑道媽咪請放心,老爸承諾小心的看著妳,一旦有問題我立即放妳下來!我們都學過救急呢!

陳麗溫文爾雅的笑說:大小鬼頭別這麼緊張,一次生兩次就熟手,受虐者和虐人者的愛關系和信任,不是旁人能夠了解明白的,你就安心的放手去做吧!

老大有點吞吐的道,我有信心另媽媽開心輕奮,身心皆年輕飛翔?不過可能會磨傷皮膚!

陳麗笑笑道:看老娘的美麗的皮膚,剛才的紅腫和紅痕都消失了,有什麼好擔心的呢!

李嘉白拍拍老大的膊頭,小聲的說:放心吧我跟你老媽也玩過,一兩天就沒事了,放手去做吧!老大吸了一口氣,拿著繩頭套在陳麗頸上,輕輕的收緊,低頭吻了陳麗一口問:媽媽需要濛眼睛嗎?

陳麗笑罵道:無蛋鬼怕什麼媽媽要看著你做呢!做得不好還要罵你這個小鬼!


老大行到陳麗對面說開始了,陳麗未及回答,已被拉扯起繩索連人帶椅的吊了起來,離開地上5尺左右,陳麗的身體不停的抽速,但是眼神卻充滿鼓勵,嘴邊帶著微笑,兩分鐘多點陳麗的面色開始紅得發紫發漲,舌頭也慢慢的吐出來,小便也隨著椅腳流下,形成一灘水漬,眼淚鼻涕出籠了!

李嘉白看了看道:可以把你媽媽放下來了!

老大慢慢行前,把繩索慢慢放鬆,咯…的一聲椅腳接觸地面。老大伸手按著陳麗的左乳,探探心跳和鼻息,驚慌的道:停了心跳和呼吸!

李嘉白哈哈大笑道:不用慌張先把椅子仰臥下,老三搶過去低頭進行人工呼吸,老大伸手鍊著陳麗的鼻子,等老三口對口的大力噴氣,老二也用雙手不停的力按壓陳麗左胸,進行人工的心臟按摩!

沒按幾下子陳麗便開始咳嗽,慢慢的張開眼睛醒了過來,喃喃的低語,我的兒我的寶貝…我的心肝…李嘉白上前一個大把掌的摑上陳麗的面上,拍!的一聲大響,陳麗呆了一呆,完全的清醒過來,甜甜的一笑對李嘉白說:老公你還記得這種我最愛的叫醒人家的方法!

李嘉白傲然笑說:這種尊業醒神方法,除了你老公還有誰比我做得更好!

三兄弟對望一眼,心道果然尊業,果真SM學海無涯,自已們才剛剛起步已己!不過象媽媽的喜愛受虐程度更加難找!可說萬中無一啊!

陳麗甜甜開心的笑了笑,轉頭對老大說:狠心的大小鬼,有點進步了!剛才的感覺很好,我想試多一次!

老大看著陳麗明亮小孩要吃糖其望眼睛,抓抓頭道:老媽剛才你赫得我的心跟妳一起停滯。妳就先放過我吧!

陳麗咯咯的嬌笑說,這不是很好嗎?我快活時你也可以練練蛋子!

老大推說道:我還是多多練習,遲一點再說吧!

陳麗咬住下唇狠道,無蛋的小鬼頭,還是現在來練練,不如這樣今次不吊頸,就縛頭髮吊起如何!

老大看著陳麗沒有辦法,紙好應承,把陳麗的椅子扶起,老大把陳麗頭髮胡亂的縛綁起來,慢慢的退後行,一下子撸久哈视频發力把陳麗比剛才的扯吊得更高!

陳麗高聲的歡呼高些,再高些,陳麗的雙眼被扯到反彎月的形狀,陳麗卻好象很舒服的哼著小調,李嘉白慢慢上前輕輕的轉動椅子,越轉越快,轉完左盡了回力轉右!

陳麗高興得開心大叫:老公我愛你,老大老二老三我愛你們,你們是我的寶貝,我們是最親密的愛愛家庭,我愛你們啊…啊…椅子呼呼的轉動呼…,呼…!

可惜跟著的是樂極生悲,繩索跟油順頭髮一下來鬆開,陳麗跟座的椅子一齊掉下來!椅子拍的一子碎開,李家的男人們慌忙的一雍而上,看著陳麗紅紅迷醉臉上,露出一個甜蜜的笑日本无码好色妻容,身子一下下抽促,忙著七手八腳的解開陳麗的束縛!

老三也解開了陳麗貞操帶,一陣陣白色淫跟幾顆跳蛋一齊沖出,除著不停陰道收縮,跳蛋一顆顆吐出,吱出出肛門,椅子掉下來時候陳麗的高潮剛致,加上離心轉動雲行駕霧的感覺和掉下來的一驚,另到陳麗高潮一浪接一浪,一下子洩到不知東南西北,啊… 噢…的低語呻吟,身子一抽一抽的震動!

老三看著陳麗漸紅的面容,癡癡的呆笑,擔心的問道:媽媽怎麼這樣!

李嘉白笑說:傻兒子你媽沒事,你媽因禍得福,第二次美死了,哈哈…!把你媽放到餐桌上,合力把陳麗抬上了桌上!

老大把陳麗的雙腿張開,老二和老三伸出兩根手指,插入陳麗的陰道和肛門,不斷的震蛋被挖出來,陰道好一點止要用力的按捺丹田,一下子就能挖出來,附責肛門的老三可沒有辦法全弄出來,昏迷中的陳麗可被挖到,大高潮沒過小高潮又來,欲仙欲死的喉嚨發出咯…咯…的低嗚!

李嘉白看了一會兒說:老三去拿潤滑油來,老大老二反轉你媽媽伏下,用力的按著你媽的雙肩膀,不要讓她動按緊一點!老三把潤滑油塗在你媽的屁眼上,李嘉白把潤滑油塗在左手上,用兩根手指插進去,勾起手指在肛門口扣拉,把屁眼左右的拉鬆。而陳麗則好象渴醉酒正發著春夢的懷春美女,應對李嘉白的手指,發出優美的低呻吟叫聲,好象小曲調般高低起伏?

老大擔心的問道:老爸你這樣會不會太狠一點。

李嘉白笑道:傻兒子們今天你們又上一課,看你老媽背上的紅班,幾乎全身都是,這是高潮中的極品美死,普通的女人低要出現一小塊,就高潮到不得了,那象你媽的全身紅斑,得這種高潮的女人,全身發軟肌肉筋骨鬆池,極難受傷害,所以剛才掉下來的時候才不會受傷。

你們想想你媽的陰道連你們三個小傻瓜都能生出來,所以拳交的女人可為常見,你們剛出世一小時後,我就跟你媽就玩拳交,起初我用的單手,第三天還用雙手,你媽媽還樂此不疲,在醫院沒有用拳頭插你媽的穴,她還不準我回家!

後來她的陰道收縮復完,再強來的話會受傷害,我們才無奈的停止,我接你媽咪出院,開車回來的的時候,還把妳媽反縛起,座插在的波箱棍頭上,我駕駛她延腰入波,你媽還高潮不斷唱歌,分工合作開車也樂隔隔!但險生意外,小孩不要學啊!手打飛機幻想可以?

你們可能可能不記得小時候事情,妳媽陰道收縮復完,但也不是還百份百的,你們的小手不是經常手插你媽的小穴,還記得老大手插你媽小穴的時候,老二死活不依又哭又鬧,你媽幫你含小雞雞都不成,你媽鄒著眉頭,倒了半支潤滑油下屁眼,說給你試試手插屁眼,你弄了15分鐘都弄不進去,最後發脾氣般的一個左勾拳才弄進去。

你媽的小穴還有老大手你媽當時還慘叫一下,哭喊我的心肝,我的寶具,小乖乖的好狠啊!你們不是來要的債,是來要命的咬喲?你還說太過緊,夾得手很痛,不舒服,弄到你媽幾天步行都古古怪怪!老三可是最壞的,經常要手插你媽的口,強要你媽吞下整條小手臂,攪動你媽的胃,弄到你媽看到你們,真的是又愛又恨!

老二笑笑抓頭道:小時候的事情,那記得那麼多,低要有媽咪在除了女人一個月的幾天,每天都會有新的樂趣,就差最後出身地,和屁眼小小老二,沒有進去過,若果不是一家人的話,恐怕我早把媽咪搶去強奸,當個壓寨夫人了!一家人哄堂大笑!

李嘉白笑接說:但肛門拳交的女人可為小見,有些女人天生鬆池,祇要習慣一下就成,有些要表演的女人,長期用物件一步步的擴張,或用藥物來鬆池,不過麻痺了不知快樂痛苦,你媽是絕對不會使用藥物,說不能體驗快樂的痛楚的感覺,所以對你媽來說本來也是不可能的,四根手指半隻手掌已是極限,再多就怕會傷害到你媽!

但是這個極品高潮的美死,很小的女人可以達到,要不是你媽受虐本質高和冒險的精神,一天兩次的美死是絕不可能出現,很多很多的女人服食春藥來玩論奸群交獸交物交等等…,所得的都是大部份普通高潮加乘,都沒有美死的感覺。

說著說著李嘉白右手的手指加進,陳麗的屁加到四根,扣撐的張開陳麗的股眼,不停的扣撐抽插著,你們看看你媽的陰穴己鬆了下來,微微張開,還不停的慢慢流出反光淫液,屁眼內的紅色內臟肌肉,也一張一開的臑動,好象歡迎手指的抽挖,好啦按實你媽,如果這次成功的話,你們就多一種玩樂,說著把手指合成的錐形,慢慢的深入。

陳麗迷醉的眼睛除著手的深入一點點睜開,開始扭動爭責,雙腳開始拍打卓面,老二看見陳麗情況,不禁叫了一聲,爸…

李嘉白不槐為商界巨人的稱號,當機立斷的一下子將手加速插進去,連前臂都全插入,真到手掙,此時的陳麗慘叫一聲,爭脫兩兄弟的壓制,雙手撐起上半身!雙腳摺起,雙眼睜得大大的,嘴巴張開得大大,好象一條垂死的鯉魚張開嘴巴,木然不動的象石像。

李嘉白帶著歉意笑容,說道一下子插得太深了,三兄弟呆呆看著父母,張開嘴巴,不知要說什麼好?

過了幾分鐘陳麗才慢慢深深吸氣呼氣,全身戰顫的扭轉過上半身,伸手摸索李嘉白的手掙,面上的神情古古怪怪,李嘉白正要把手臂抽出來,一動的時候。

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Comment

Name

Email

Website

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、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,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