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母女共夫樂趣無窮 [2/2]

母女共夫樂趣無窮 [2/2]

五分鐘後,珠媽已開始唱歌。再過一兩分鐘,她就好似顛馬似的震來震去,最後她一手抓著我的頭,大叫一聲:「我出啦,我死啦﹗」

接著打了個冷顫,無可非議,珠媽已經高潮來了。她不斷打冷震,為時達成分鐘,最後一聲長嘆,就軟綿綿了。如此這般,我們相擁而睡,直到天明。

清晨醒來,我擁著一絲不掛的珠媽,底下的陽具又硬了起來,我想要和她來一次晨操,珠媽叫我先摸她,於是我索性和她大玩『69』花式,珠媽在我的嘴攻之下呼天搶地,幾乎不能繼續含住肉莖,於是我調轉槍口,把粗硬的大陽具塞進她的陰道裡,珠媽的四肢像八爪魚似的把我緊緊纏住,那肉緊的程度簡直是和我上過床的女人之中少見。同時我發現珠媽的陰戶屬於俗稱『重門疊戶』的那種,她陰道裡美妙的腔肉使得我的肉棒在裡面抽送特別快感。

我使出慣用的姿勢,把她的肉體橫在床沿,然後站在地下,架起兩條粉嫩的大腿狂抽猛插,直把她玩得欲仙欲死。我問珠媽道:「就快出來了,我要拔出來,否則就會在你的陰道裡射精了﹗」

珠媽低聲告訴我說:「今天我正是不會懷孕,你放心射進去吧﹗」

於是我又落力抽插了一會兒,終於在珠媽的肉體內盡情發泄。當我的陽具從她的陰道退出時,我見到她的肉洞裡飽含著我的精液。

珠媽和我赤條條地側身摟抱,她感激地說道:「昆哥,你真行,我從來沒試過如此快活過,你可以隨時來找我,我任你怎麼玩都可以。」

第二天早上,見到阿珠,她吃吃笑道:「昆叔,我應該叫你做阿爹吧﹗」

珠媽面紅紅的說:「傻女兒,不要亂說話,今後你要多請昆叔來吃飯呀﹗」

阿珠笑道:「阿媽,我識做啦,你呀,你今天春風滿面哩﹗」

過了兩天,阿珠又打電話給我,叫我告訴她住的地方,這小丫頭實在難纏,我拗她不過,祇好照實告訴她了,誰知她立即登門入屋。一進來就在我屋裡到處察看,然後大贊我的洗手間又乾淨又漂亮,並說要借我的浴室沖涼。我還沒有答應她,她已經躲進去,接著,浴室裡面傳出來一陣嘩嘩的水聲。又過了一會兒,阿珠走出來了,她身上祇圍著一條浴巾。走到我面前,則突然把浴巾解開,扔到一邊去。同時媚笑著對我說道:「昆叔,我漂亮不漂亮呢﹖」

我連忙叫她回浴室去穿上衣服,但是好像她沒有聽到我說的話似的,祇是對我笑著說道:「昆叔,你看看,我上次和你玩過之後,身體好像起了很大變化哩﹗」

我祇好問道:「是什麼變化呢﹖」

阿珠把她的乳房挺到我眼前說道:「我的胸部好像肥大了。還有,我下面也凸出來不少。像個肉包子似的,你說是不是呢﹖」

我仔細看了看,她的乳房的確很堅挺,陰阜也漲卜卜的。上次匆匆和她交媾,我已經記不起她當時的模樣,所以也不能做出比較。正呆呆地傻想,阿珠突然赤條條地撲到我懷裡,撒嬌地說道:「昆叔,我要你再和我玩一次。」

我慌忙想推開她,說道:「阿珠,不行啦﹗我和你媽已經有了肉緣,怎好再和你胡來呢﹖快去穿上衣服吧﹗」

阿珠並不理會,她那靈巧的手兒已經把我的腰帶解開,並且將我的褲子往下褪去。並對我說道:「昆叔,你已經替我開了苞,如果你不再理我,我就再到超哥那裡去。」

阿珠一把捉住我的陽具,並用騷媚而又帶反叛的眼光望著我。這個鬼丫頭,真拿她沒辦法,唯有對她說道:「我現在都硬不起來,你叫我怎麼和你玩呢﹖」

阿珠笑著說道:「那還不容易,我用嘴吮吮,不就行了。」

說著,阿珠立即埋首我的懷裡,把我的陽具含入她的小嘴裡又吮又吸。

我摸著她的頭說道:「阿珠,你變壞了,什麼時候學會了這些﹖」

阿珠含著我的肉莖言語不清地說道:「我早就變壞了,不然怎麼會和你上床,你和我媽玩的時候,我從頭到尾全部偷看了,我媽還不是和你這樣玩嗎﹖昆叔,那天早上你和我媽兩個人掉頭玩,你也和我試試好嗎﹖」

我笑著說道:「阿珠,你這個鬼丫頭,真拿你沒辦法。」

話還沒說完,阿珠已經把我脫得精赤溜光,她把我推倒床上,伏在我上面,把我的龜頭含入嘴裡,同時也把她私處湊到我面前。這時我清楚地看到這個少女的陰戶,這是一個毛髮都還沒有長出來的鮮肉包子,剝開兩瓣白嫩的大陰唇,可以見到曾經被我開鑿出來的粉紅色小肉洞,以及那閃閃發光的紅珍珠。

我用舌頭在小珍珠上打轉,阿珠立即有了反應,她渾身抖顫著,一股淫水從陰道裡流出來,滴到我的口中。我吞下她的水汁,又用繼續用去舌頭撩撥她的肉洞,過了一會兒,阿珠忍不住調轉身來,她雙腿分開,騎在我身上,扶著我的陽具,讓龜頭緩緩地進入她的小肉洞。這時,我的雙手也輕輕捏著住她的乳房摸玩。

阿珠嘗試扭腰擺臀,讓她的陰戶把我的肉莖吞吐。我望著插在她陰道的陽具,感覺到她肉洞裡的確非常緊窄。玩了一會兒,阿珠無力地壓在我身上,她低聲地要求我像那天清晨玩她媽媽時的姿勢,在床邊抽插。於是我抱住她的嬌軀坐了起來,先和她成了個『坐懷吞棍』的姿勢,我教她扭了扭腰,使她的腔肉和我插在她陰道裡的肉莖研磨了一會兒,我問道:「阿珠這樣爽不爽呢﹖」

阿珠嫵媚地一笑,說道:「很舒服,我喜歡你的肉棍兒插在我下面。」

我把阿珠的裸體抱著站立起來,一招『龍舟掛鼓』的花式,抱著她到雪櫃拿一支汽水。阿珠很乖巧,她喝了一口汽水,就喂到我嘴裡,對我頻遞口杯。她的雙腿緊緊纏住我的腰際,狹小的陰道也緊緊地套著我粗硬的大陽具。


我對她說道:「阿珠,你剛才也已經爽過了,我們到此為止好不好,再搞下去,我會在你身體裡射精的,萬一你懷孕就麻煩了。」

阿珠笑著說道:「昆叔你放心,我是有準備而來的,我要你像玩我媽那樣,在床邊弄我,我要你在我底下射精。」

這個小淫娃兒倒也浪得可愛。於是我把她的嬌軀放到床上玩起『漢子推車』來。我雙手把玩著她一對玲瓏的小腳兒。阿珠的肉腳十分可愛,可以說是我所玩賞過的女人的肉腳中最美的一對。它雪白細嫩,柔若無骨。腳趾甲經過細心修整過,並塗上透明的指甲油。我把陽具塞入阿珠的陰道之後,就祇顧摸玩她的肉腳,並把它放入嘴裡贅吻。用舌頭舔她的腳趾縫。阿珠的臉上也露出甜蜜的笑容。

玩了一會兒,阿珠催我抽插她的陰道,我雙手捉住她的腳踝,把她兩條嫩腿高高舉起,然後扭腰擺臀,讓粗硬的大陽具在阿珠緊窄的肉洞裡進出。阿珠的陰道當然要比她媽媽狹小,而且可能是遺傳的原因吧﹗阿珠的陰道也是屬於『重門疊戶』的一種。我抽動了幾下,阿珠的陰道裡冒出淫水。得到了滋黑丝袜色情图潤之後,感受更好我加速繼續抽插,終於把阿珠推上欲仙欲死的高峰。在我往阿珠的陰道裡噴射精液時,阿珠把我緊緊摟抱。

完事之後,阿珠親熱地偎在我懷裡,她告訴我說:「昆叔,多謝你﹗上次你替我破了處女的屏障,這次你又讓我享受了做女人的滋味佐佐木明希最新2018。」

我說道:「這事你可千萬不要讓你媽知道,否則我會被她罵死。」

阿珠笑著說道:「我們的事,媽早就知道了。上次你給我錢的時候,我就把一切經過全部告訴她知道。媽並不怪你和我初夜,而且很感激你開導了我,使我不再往歪路上走下去。因此上次偶然遇到你,我即趁機介紹她和你相好。不過我偷看到你和我媽做愛之後,心情又平靜不下來,我也是一個女人了,我不說你也知道我怎麼想。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媽,媽怕我再入歧途,就叫我再來找你。」

我笑著說道:「你沒告訴你媽是來和我做愛的吧﹗」

阿珠認真的說道:「有啊﹗我是明告訴她的呀﹗媽祇罵我衰女,養大了你就跟媽爭男人,但是我表示我不會獨霸,並答應她這個禮拜天把你約到家裡。」

我嘆了口氣說道:「我遇上你們倆母女,都不知是禍是福﹗」

阿珠笑著說道:「當然是福啦﹗我媽還不太老,而且蠻風騷的,還有我,隨時都讓你嘗嘗新鮮的滋味,就算我以後有了男朋友,我仍然可以偷偷地和你幽會呀﹗」

我笑著說道:「就是你這個青蘋果,我怕我命不長矣﹗」

阿珠笑著說道:「昆叔,你放心啦﹗祇要你不再到處玩女人,祇有我和媽兩個,又怎會應付不了呢﹖」

我說道:「哇﹗這麼快就管起我來了。」

阿珠笑著說道:「不是管束你呀﹗昆叔。我知道你不娶老婆,無非是想自由自在,玩盡天下女人。但是,你玩過的女人也不少了。現在又有愛滋之憂,你不如修身養性,不要再到處玩,如果嫌祇對著我和媽太單調,要成熟的,我媽可以介紹她的朋友和你過招,要鮮嫩的,我有兩個死黨等你做教練哩﹗」

我笑著說道:「哇﹗像你說得這麼誇張,我豈不是要收山了。」

阿珠認真地說道:「是呀﹗你根本不用再到處尋幽探秘了。有時候你可以到我家去找我媽,你安慰她之餘,她也會約一兩個麻雀朋友和你較量一下,我知道你最喜歡成熟的女人,琳姨和娟姨一定會令你滿意的,她們的老公都是走大陸線的貨櫃車司機,年齡和我媽差不多。我也有兩個要好的同學,年齡跟我一樣,她們早就不是處女了,因為她們鬧同性戀,我見過她們互相用手指伸入陰道裡挖弄。」我笑著說道:「單是你們兩母女,我就不知能否應付得來,你還提了這麼多哩﹗」

說到這裡,阿珠突然發現我的陽具已經硬立起來,她把雪白細嫩小手兒握住肉棍兒笑著說道:「怎麼不行呢﹖看,這不是又行了嗎﹖今晚我已經夠了,不過我也要學我媽那樣吃你的肉棒,我要你在我嘴裡出﹗」

這丫頭,說做就做。隨即把我的陽具含入她的嘴裡,然而她的口技遠遠不及她媽,吃了好久,仍然吃不出來。祇好叫我再插到她的陰道裡玩玩,到要出來時才讓她吃。這個方法果然湊效。雖然她陰道裡還留有我剛才射進去的精液,但是這液汁正好起了潤滑作用,我順利地在她肉體裡抽插,也舒服地享受這個小重門疊戶的樂趣。直到要射精的時候,才讓阿珠吮食了精液。

星期六晚上,我又到阿珠家裡吃飯。因為我的資助,這一餐特別豐富,但是因為知道我和阿珠的事已經穿了,所以很不好意思,珠媽也不知說什麼好。吃過飯後,阿珠見氣氛不好,立即收拾碗筷退出去了。

於是我采取主動,珠媽也欣然配合,很快就赤身裸體地抱在一起,粗硬的大陽具也插入珠媽的陰道裡。正在抽送的時候,阿珠突然開門進來,她對珠媽說道:「阿媽,悶死我啦﹗反正都知道了,你就讓我留在家裡好嗎﹖」

這時,我和珠媽身上都是一絲不掛,而且肉體還連在一起。珠媽羞得粉面通紅,她罵道:「死女包,養不大了﹗」

阿珠見她媽媽沒有趕她走,便笑嘻嘻地脫去身上的衣服。我也繼續抽插珠媽的『重門疊戶』,這時珠媽已經在閉目享受,阿珠則湊過來我的身邊,從她的眼神裡,我看出她這時也是慾火焚身,但是,我此刻祇能應付珠媽。於是我把本來撫摸著珠媽的雙手抽出一隻去挖弄阿珠。珠媽立即發覺,她睜開眼睛,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昆哥,我夠了,你去玩阿珠吧﹗」

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Comment

Name

Email

Website

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、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,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。